有一种委屈,是连自己都讨厌自己

摘要: 你只能学着和自己的缺陷相处。

10-13 02:09 首页 不止读书


本文所属栏目=周末来信

这是周末来信的第60






小河:

如果你想和我聊聊

可以写信到buzhidushu@126.com

周末回复到这里


今天的话题关于
——我怎么才能不一直否定自己?



这一期之前发过,

因为来信者写的是真名,联系我想要匿名,

所以很快删掉了。

这次匿名重发一下。



···



你好,魏小河。


先向你介绍下我的情况:本人女,今年24岁,已经毕业两年了。


我今天问您的问题一直是我一个心结,可能平时的生活里我尽量让自己保持一个正常的状态,或者说装作很正常地与人沟通,但是私下里,我其实和人交往不能深入,我担心自己不被人接纳,我很恐惧。


我读初中的时候被班上的同学孤立,这种欺负没有涉及到武力,但是都不约而同地对我不理睬,有公共活动会自动排斥我的加入,有时会取笑我嘲讽我。然后我回家跟爸妈诉苦,我记得我爸当时说,你现在又不是小学生还需要别人跟你玩吗?把你自己的学习抓紧就行了。我从小一直很听爸妈话,那时候年纪也小不懂得怎么表达自己,(当然放到今天,我们可以很正当地对父母说孩子有交朋友的需求)所以强忍着一心搞学习。


可是时间久了,内心受到的压力很大,忍不住和爸妈诉苦,最开始还能安抚我叫我好好学习,后来看我说的多了,然后在学校成绩也下滑了,爸爸很气恼打了我叫我以后不要再在家说这个事,并且直截了当地回复我说为什么他们不孤立别人就孤立你,是不是你自己的问题,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。


我没有办法反驳这个观点,至今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。家里除了我,我还有个姐姐,我和姐姐也说过不想在这个环境里上学等等的事,然后姐姐说:我不能和你同仇敌忾地去说你同学,就我看来你平时在家里也有问题,你在学校肯定你也有问题。她觉得她是出于公正的角度这样说的,时至今天我也不能说这种想法不公正吧。


大家的意见都是叫我反思自己,反省自己。


我反思的结果是,也许我不该顶撞老师,不该像同学们背地里说的爱出风头抢答问题等等,也许我真的也和同学敌对过,也许我也真的做过错事,到今天为止我也记不太清楚了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我被欺负是罪有应得。抱着这种想法我的负罪感越来越深,内心里一直谴责自己。从那之后和人交往,都很担心别人的不开心是我的原因。


到现在为止很难和别人深入交往,感觉不被人喜欢是个常态。感觉自己陷入在一个思维的怪圈里,找不到合理的理由让自己走出来。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反对我爸妈的话,听从他们的话又会加重我的心情。


潜意识里,我又想:我在学校受到同学的孤立和欺负,就算我有错,第一时间不是应该先保护自己,避免自己受到更严重的伤害吗?人们是需要反思自己,但是一边在学校被同学欺负,一边反思自己的问题,最后得出罪有应得的答案不是理所应当了吗?


有时候觉得自己连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悲伤都是奢侈,心里总有个声音在说:你自己有错,被人欺负了,有什么资格悲伤?


我知道这不合理,但是我不知道我能怎么想。我爸妈和亲戚要我反省,我也曾试过和同学和解,同学也没有接纳我的意思,爸妈把这样一个问题要我一个人承担,这样做根本也没有解决问题,反而让我更加纠结自责郁闷。在发生了孤立欺负的时候,第一反应去反省自己就是正确的吗?


在我给你发这封邮件之前,我也向其他人求助过,有人帮我分析过我的家庭状况,鼓励我勇敢地走出困境,我思考着也从中获取了一些正面力量。但是这些经历发生的有些久远,想要完全摆脱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
思考着这些,有时候我脑袋里乱糟糟的感觉,带着迷茫我重新整理给你发了这封邮件。或许我的内心很想得到肯定,即使我跟同学的交往中我也有过错,但是这也不是他们能够肆无忌惮欺负我的理由,即使我有错,但是我被欺负也是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,即使我也有错,但是也不能一直默默忍受同学的嘲笑。我很想摆脱那种不断自责不想回忆过去觉得自己罪有应得的感觉。


匿名



------




你好。


看了你的来信,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。想给你一个拥抱。


我知道道理你早就懂了,你知道过去的一切并不是你的错,你知道应该放下,你知道自己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。但是,可恨的知道并不一定能够做到。我们就像被关在一个黑房间里,明明大门就在眼前,没有人上锁,只要起身去开就可以走出去,但是我们就是迈不开步子。


这种事情很难和别人说,就算说了,也不一定会获得理解。可能有人会觉得你小题大做,已经过去那么久,又不是什么大的事情,耿耿于怀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。如果劝了几次没有效果,他们可能还会觉得你太矫情。


没有办法,我们真的很难完全理解另一个人。就连牙疼,如果你没有疼过,看见别人捂着腮帮子,也无法知道那到底有多疼。有时候在别人看来只是一件小事,在我们自己却是世界坍塌五雷轰顶。


放眼望去,每个人都一样的吃饭,一样的交朋友,一样的上下班,但是很多人心里都郁积着难以释怀的痛苦。你要知道,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困在这个黑房间里,我们很多人都在试图鼓起勇气,想要去打开那扇门,只是我们都困囿于各自的生命经验,互相看不到。


事实很残酷,没有人可以帮助我们,最后我们只能自己走出去,或者走不出去。


我知道有一种委屈,是连自己都讨厌自己。这种感受真的很不好,好像所有的坏结果,都是我的错。而既然我如此糟糕,那么也只配得到坏结果。如此恶性循坏,我们沉浸在自我否定之中,自卑、懦弱、行动乏力,整个生活都好像是灰色的。


我昨天看到一句话,说原生家庭的那些痛,应该放下。这话当然没错,但是怎么放下呢?谁都知道陷溺在这种坏情绪里没有好处,问题的关键就在于——偏偏放不下。


我想,放下不是含混的说“我长大了,过去的一切都算了”,不,不是的,我们首先要接受那个不完美的自己,每一个人都会有人喜欢,有人不喜欢。如果在有人不喜欢我们的时候,还有人能给我们力量,给我们爱,那天平就不会失衡。在你的来信里,学校里受孤立只是一面,更重要的是没有得到家人的关爱和支持,在十几岁的孩子心里,那才是最无法挽回的一个黑洞。


我真的很讨厌很多家长的作风,他们的家庭教育,似乎就是以摧毁孩子的自信和自尊存在的,很多父母自己从来没有被善待过,自然也不晓得如何善待孩子,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,“守规矩”,“为你好”,他们没有自己的人生,便把精力投射在孩子身上。


都说父母一定爱孩子,这是天下最大的假话。太多父母只爱自己,孩子只是他们的工具——完成人生任务的工具(觉得生个孩子人生才完整)、实现自己梦想的工具、撒气的工具、和别人攀比的工具……


一对好父母是个概率事件,这里面没有道德因素,你没有摊到不是你的错,你得不到他们的爱也不是你的错,你只是开局运气不好。我知道这很难解脱,但你必须解脱,没有人爱你,也要爱自己。


当然,这样说有点简单了,爱是一种能量,如果没有人传递给你,你又如何获得它呢?


我很难说出特别阳光的话,比如“一切都会好的”,因为我知道一切不一定都会好的。知道一切不一定都会好的,我们才要更加努力的变好,它不是自然发生的,而一定是我们去争取来的。世界从来不公平,这是我们注定要过的坎。


上面用了很多个“我们”,因为我自己也在试图打开那间黑房间的门。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我的错,我说给你听的我都知道了,我也慢慢的变好了很多,但是我有时候也不笃定,我还是不自信,还是没有办法有一张“从来没被欺负过的脸”。


怎么办呢?


没有办法。这种自我修复可能是很长很长时间的事情,或许是一辈子。你只能学着和自己的缺陷相处。自卑也好、脆弱也好、抗压能力差也好,接受它,不要因为这些过去伤痕带来的缺憾,一再一再的否定自己。


不知道你看过《权力的游戏》吗?小恶魔就是一个在父亲压制下长大的孩子,他从来没有获得过肯定,还是个侏儒。他一度放任自流,招妓、喝酒,逃避在书籍的世界,但慢慢地,他在不断地发展自己,他依然保有一颗纯真的灵魂。


后来,他杀死了自己的父亲,他终于和过去一刀两段了吗?不可能。它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一个幸福的人。但是,你会说他的人生不值得过吗?


现在是蛮关键的时刻。如果我们不能在新的生活里站稳脚跟,获得肯定和价值感,就会更容易陷溺在过去之中。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,你的工作是什么,你的爱好是什么,但请你相信,你并不孤独,有很多人也在默默挣扎、努力。


魏小河



-the end-


- 魏小河 -

一条未知终点的河 



从    读    书    开    始

尝 试 不 粗 糙 的 生 活



- 不止读书-

魏小河出品 微博 豆瓣 知乎 @魏小河



首页 - 不止读书 的更多文章: